联系我们
      工作时间
  • 周一至周五:09:00-17:30
  • 周六至周日:10:00-16:00
骊靬古城在中国西北的甘肃省金昌市永昌县,是古罗马军队在西汉时期的安置地,现在是有2000多年历史文化的AAAA级旅游景点,骊靬人是罗马人的后裔,和汉族人通婚,成了混血人种,现在的甘肃永昌有很多金发碧眼的人就是骊靬人的后代。 在永昌县南城头312国道旁高高的基座上,耸立着三尊古罗马人的花岗石塑像,他们目光深情地眺望着远方。二男一妇,中间的长者,高鼻梁、卷发,长袍古装。左右的一女一男壮实的身材,深凹的眼窝和卷曲的头发,一眼就能认出这是来自西域的百姓。这是当地政府1994年12月特制的纪念性景点。塑像前面的一
2020-03-17 15:49:31 20
  • 收藏

    骊靬古城在中国西北的甘肃省金昌市永昌县,是古罗马军队在西汉时期的安置地,现在是有2000多年历史文化的AAAA级旅游景点,骊靬人是罗马人的后裔,和汉族人通婚,成了混血人种,现在的甘肃永昌有很多金发碧眼的人就是骊靬人的后代。

    在永昌县南城头312国道旁高高的基座上,耸立着三尊古罗马人的花岗石塑像,他们目光深情地眺望着远方。二男一妇,中间的长者,高鼻梁、卷发,长袍古装。左右的一女一男壮实的身材,深凹的眼窝和卷曲的头发,一眼就能认出这是来自西域的百姓。这是当地政府1994年12月特制的纪念性景点。塑像前面的一方黑色花岗石上刻有四个大字:“骊靬怀古”,塑像背后的台基上有一块黑色花岗石碑文:“公元前53年,罗马帝国执政官克拉苏集七个军团之兵力入侵安息(伊郎一带),在卡尔来遭围歼。克拉苏长子普布利乌斯率第一军团突围,越安息东界,流徙西域,经多年辗转,于公元前36年前后,相继从大月氏匈奴归降西汉王朝,被安置于今永昌县者来寨。汉称罗马为骊靬,故设骊靬县,赐罗马降人耕牧为生,化干戈为玉帛。

    这是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。公元前53年,即西汉甘露元年,西距中国4000英里的古罗马帝国正处在剧烈的变革时期。到处笼罩着硝烟。当时,古罗马帝国执政官之一的克拉苏为了与已形成鼎足之势的凯撒、庞培争夺霸权,决定向东扩张势力,掠夺金银珠宝和占领地盘。于是率7个军团,4.5万人的精锐部队,越过幼发拉底河,发动了对古帕提亚王国(安息)的侵略战争。

    在激烈的卡尔莱战役后,英勇善战的安息军兵诱敌围歼罗马军团于荒漠深处,残部从亚美尼亚撤出时又遭袭击,克拉苏被俘斩首。同时,克拉苏长子普布利乌斯率精锐的第一军团6000余人,从这场恶梦般的战争中突围东逃,辗转于防御薄弱的安息东部防线。33年后的公元前20年,罗马帝国和安息签约言和,并相互遣返战俘。当罗马帝国要求遣返在卡尔莱战争中被俘的官兵时,安息国当局否认其事。罗马人惊奇地发现,当年突围的古罗马第一军团6000余人神秘地失踪了,遂成古罗马历史的一大悬案。

    历史学家研究认为,普布利乌斯率领的古罗马第一军团6000余人,最后流亡到西域康居国(今哈萨克斯坦境内),为在此称雄的北匈奴郅支单于所收容。据《汉书·陈汤传》记载:公元前36年,汉西域都护甘延寿、付校尉陈汤,率4万将士西征匈奴郅支单于于郅支城,并"生虏百四十五,降虏千余人"。陈汤在战争中发现一支奇特的军队,以步兵百余人组成夹门鱼鳞阵、盾牌方阵,土城外设有重木城。这一战法只有罗马军队采用。史学家认为,这支军队当属卡尔莱战役中溃退并失踪17年的罗马残军无疑。陈汤将其俘获,并带至甘肃永昌县境内,汉政府在祁连山麓始置"骊靬县"以安置战俘。几乎在罗马帝国向安息要求遣返战俘时,西汉的版图上出现了一个定名为"骊靬"的县城。从《汉书》到《隋书》都有准确无误的记载,这为破解古罗马军团失踪之谜这一悬案,开启了一扇大门。

    关于古罗马军团失踪之谜与骊靬古城的学术研究时日已久。1947年,英国著名的汉学家德效廉撰有《古代中国之骊靬城》一文,明确提出:中国古代称罗马帝国为"骊靬",后又改称"大秦",《后汉书·大秦》即以"大秦国一名黎鞬"起首。当罗马帝国在公元前20年寻找其失踪的军团时,这一军团已在9年前鬼使神差地落户在祁连山下,这比马可·波罗的中国之行要早1300年。

    1988年,记者出身、时任澳大利亚南部阿得来德大学历史学教授的戴维·哈里斯,为揭开这一历史悬案来到中国;1989年,他辞职后来到兰州大学,一边教授英语,一边与西北民族学院历史系教授关意权、兰州大学历史系教师陈正义、前苏联学者费·维·瓦谢尼金等学者一道,结合中西史料的对比研究和考古实物证实,进行了大量研究。甘肃省文化厅文物处原处长钟圣祖也一直醉心于这一课题的研究。尽管当时由于出土实物佐证的不足,有学者提出了众多质疑,但大多数学者仍坚信,永昌骊靬古城就是西汉安抚罗马战俘城。

    学者的研究只是默默耕耘,新闻的炒作则一石击起千层浪。1989年9月30日,《参考消息》报转载了一篇法新社关于骊靬古城学术研究的报道,披露了这件鲜为人知的史实;同年12月14日,新华通讯社播发了兰州大学与国外学者进行这一学术研究的简讯;次日,《人民日报》也以《永昌有座西汉安置罗马战俘城》为题发了消息。之后,相关报道屡见报端,90年代初,作家王萌鲜出版了21万字的纪实文学作品《骊靬书》。1997年,上海记者曹家骧在笔者的协助下,赴永昌进行调查研究,并于10月11-14日,在香港《文汇报》作了连载报道。近两年,关于这一历史悬案的最新研究成果,更成为新闻界争相报道的热点。

    史料的记载:《汉书·陈汤传》,为史学家研究骊靬人的来源提供了弥足珍贵的资料。公元前33年,陈汤收降骊靬人带回中国,汉元帝下诏"初设骊靬县,取国名为县",安置在番和县南(今永昌县)的照面山下,四年后,骊靬城堡出现在西汉版图上。三国史专家在一幅公元前9年绘制的布帛地图上,发现有清晰可辨的"骊靬"标注。《晋书·张祚传》记述了公元31年"前凉张祚遣将伐骊靬或于南山(即照面山),大败而返"的史实。《隋书》改"骊靬"为"力乾","开皇中,并力乾入番和(县)"。唐代骊靬人的三次起义均见诸史册。清代《后汉书补注》称,骊靬县"本以骊靬降人置"。

    考古的发现:西汉所筑骊靬古城位于永昌县焦家庄乡楼庄子村六队的者来寨,距县城10余公里。70年代时,这里有一条宽约千米,高近10米的四方城池,后因村民造房取土,多数被毁。现仅存残垣,长不过30余米,高不足3米,被县政府围栏保护。此地原为匈奴折兰王府,汉赶走匈奴后,大批居民移驻于此,取折兰府谐音,名"者来寨"。70年代,村民因城墙坚固,遂以炸药炸墙取土,发现了近一小土车铜钱,可惜当成废品外卖,现已无存查证。90年代,考古工作者了发掘得到了数十件文物,并在走访中发现了1979年当地村民挖出的西汉时带有粗绳纹的灰陶片,及一处前后两室的汉代墓葬,前室仍有4件完整的灰陶、陶灶和陶仓;后室遗体关骨旁有一撮毛发,呈棕红色。村民在邻近的杏花村曾挖出一根丈余长的粗大圆木,周体嵌有几根一尺多长的木杆,专家认为,这可能就是古罗马军队构筑"重木城"的器物。河滩村还出土一写有"招安"二字的椭圆形器物,可能是罗马降人军帽上的顶盖。当地在开山采矿时又发现了汉五铢钱,证实骊靬古城建于汉代无疑。

    当地欧民的特征:在骊靬城周围的者来寨、杏花村、河滩村、焦家庄等几个村落,至今还有一二十户人具有典型的地中海人的外貌特征:高鼻梁、深眼窝,蓝眼珠,头发自然卷曲,胡须、头发、汗毛均呈金黄色,身材魁伟粗壮,皮肤白皙。虽讲汉语,但语音与当地汉人差异较大,卷舌音多,鼻音重等。村民们讲,祖先们传说这里曾住过"黄毛番子",罗马人的后代曾有家谱,可惜在后来破"四旧"时被付之一炬。

    发布于 2020-01-29




    上一页:没有了 下一页:[Windows] 世界上最牛逼的下载神器 已更新到[IDM6.33.2] Internet Download Manager
    
    全部评论(0)